店鋪信息
描述相符:
服務態度:
發貨速度:
聯系客服:
聯系電話:010-66078462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日9:00--20:00
認證信息:
編輯推薦
一切謎底,都將在《三體2:黑暗森林》中揭曉!三體人在利用魔法般的科技鎖死了地球人的科學之后,龐大的宇宙艦隊殺氣騰騰地直撲太陽系,意欲清除地球文明。
  面對前所未有的危局,經歷過無數磨難的地球人組建起同樣龐大的太空艦隊,同時,利用三體人思維透明的致命缺陷,制訂了神秘莫測的“面壁計劃”,精選出四位“面壁者”。秘密展開對三體人的反擊。
  三體人自身雖然無法識破人類的詭譎計謀,卻依靠由地球人中的背叛者挑選出的“破壁人”,與“面壁者”展開智慧博弈……
  “面壁計劃”究竟能否成功?地球人究竟能否在這場你死我活的文明生存競爭中戰而勝之?神秘的
  “黑暗森林”究竟意味著什么?
內容簡介
《三體2:黑暗森林》講述的是光年尺度下的生存推理,雖說《三體2:黑暗森林》是科幻小說,但書中的推理成分是如此之多,以致于我在寫這篇書評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不能泄底。在三體人準備侵略地球的這段時間里,人類當然不會坐以待斃,利用三體人思維透明的致命缺陷,制訂了神秘莫測的“面壁計劃”,精選出四位“面壁者”,希望以此展開對三體人的反擊。
  劉慈欣的作品宏偉大氣、想象絢麗,既注重極端空靈與厚重現實的結合,也講求科學的內涵和美感。具有濃郁的中國特色和鮮明的個人風格。為中國科幻確立了一個新高度。
作者簡介
劉慈欣,祖籍河南,長于山西,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,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,高級工程師。
  自1999年處女作《鯨歌》問世以來,劉慈欣已發表短篇科幻小說三十余篇、出版長篇科幻小說六部,并創下連續八年榮獲中國科幻獎項“銀河獎”的紀錄。其長篇力作《三體》開創《科幻世界》月刊連載原創作品之先河,一舉成為2006年度最受關注、最暢銷的科幻小說,《三體Ⅱ?黑暗森林》也因此被讀者譽為“最值得期待的科幻小說”。
  劉慈欣的作品宏偉大氣、想象絢麗,既注重極端空靈與厚重現實的結合,也講求科學的內涵和美感,具有濃郁的中國特色和鮮明的個人風格,為中國科幻確立了一個新高序。
目錄
序章
上部 面壁者
中部 咒語
下部 黑暗森林
節選
“工作搞好就行了嘛,為什么非要知道他的思維方式呢?”將軍淡淡地說,然后又有意無意地補上一句,“其實,連我都不知道。”
“我們到近處看看吧。”章北海指指綴滿焊花的“唐”號說,正在這時他們的手機同時響了,有短信提示他們回到車上,機要通訊設備只能在車上使用,一般是有急事發生才用上這個。吳岳拉開車門拿起話筒,來電話的是戰斗群總部的一位參謀。
“吳艦長,艦隊司令部給你和章政委的緊急命令:你們二位立刻去總參報到。”
“去總參?那第五次編隊訓練呢?戰斗群已經有一半在海上,其余的艦艇明天也要起航加入了。”
“這我不知道,命令很簡單,就這一項,具體內容你們回來看吧。”
還沒下水的“唐”號航空母艦的艦長和政委對視了一下,這么多年,他們難得地相互心領神會:看來,那一小片海面要一直空下去了。
阿拉斯加格里利堡,幾只在雪原上悠閑漫步的扁角鹿突然警覺起來,它們感覺到了雪下的地面傳來的震動。前方那個白色的半球裂開了,那東西很早就在那里,像一枚半埋在地下的大蛋,扁角鹿們一直覺得那東西不屬于這個寒冷的世界。裂開的蛋里首先噴出濃煙和烈火,接著在巨響中孵化出一個上升的圓柱體。那圓柱體從地下鉆出后拖著烈焰迅速升高,灼熱的氣流吹起漫天的積雪,落下時變成了一陣雨。當圓柱體升上高空時,扁角鹿們發現剛才那令它們恐懼的暴烈景象變得平和了,那個圓柱體拖著一根長長的白色尾跡在高空中消失,仿佛下面的雪原就是一個大白線團,一只看不見的巨手從線團中抽出一根線拉向太空。
“見鬼!就差幾秒鐘,我就能確定中止發射了!”
在千里之外的科羅拉多州斯普林斯,夏延山地下三百米,北美防空司令部指揮中心,NMD系統控制室,目標甄別員雷德爾把鼠標一扔說。
“系統警報出現時我就猜到不是那么回事。”軌道監測員瓊斯搖搖頭說。
“那系統攻擊的是什么?”斐茲羅將軍問。NMD只是他新的職責所涉及的一部分,他并不熟悉,看著那布滿一面墻壁的顯示屏,將軍力圖找出在NASA的控制中心能看到的那種直觀畫面:一條紅線像懶洋洋的蛇一般在世界地圖上移動,雖然由于地圖的平面轉換,那條線最終會形成一條令外行費解的正弦波,但至少可以讓人感覺到有東西在射向太空。可是這里沒有這種直觀圖像,每塊顯示屏上的曲線都是抽象而雜亂的一團,在他看來毫無意義,更不要提那些飛快滾動的數字屏幕了。這些東西只有這幾個對他似乎缺少足夠尊敬的NMD值勤軍官才能看懂。
“將軍,您還記得去年國際空間站的綜合艙換過一塊反射膜嗎?他們當時把換下來的舊膜弄丟了,就是那東西,在太陽風下一會兒展開一會兒團起來。”
“這個……在目標甄別數據庫中應該有吧?”
“有,這就是。”雷德爾移動鼠標,調出一個頁面,把一堆復雜的文字、數據和表格推上去后,顯示出一張不起眼的照片。可能是地面望遠鏡拍攝的,黑色的背景上有一塊銀白色的不規則物,由于它表面很強的反光而看不清細節。
“少校,居然有甄別數據,你為什么不中止發射程序?”
“目標數據庫本來是由系統自動檢索識別的,人工反應根本來不及,但這一部分數據還沒有從舊系統的格式中轉換過來,所以沒有鏈接到系統識別模塊上。”雷德爾的話帶著委屈:我用手代替NMD的超級計算機,這么快就檢索出來,這是業務熟練的表現,結果反而受你這種外行的質問。
“將軍,NMD將攔截方向轉向太空后,軟件系統現在還沒有調整完畢,就受命切換到實戰運行狀態。”一名值勤軍官說。斐茲羅沒有再說話,控制室中嘀嘀嗒嗒的聲音現在讓他很心煩。他所面對的,是人類建立的第一個地球防御系統——只是把已有的NMD系統的攔截方向由地球各大洲轉向太空。
“我覺得大家應該照張像紀念一下!”瓊斯突然興奮起來,“這應該是人類對共同敵人的第一次攻擊!”
“這里禁止帶相機。”雷德爾冷冷地說。
“上尉,你在胡說什么?”斐茲羅突然生氣了,“系統檢測到的根本不是敵方目標,怎么成了第一次攻擊?”
在一陣尷尬的沉默后,有人說:“攔截器上帶的是核彈頭。”
“一百五十萬噸當量的,怎么了?”
“現在外面天快黑了,按目標的位置,外面應該能看到爆炸閃光的!”“在監視器上就能看。”“外面看才有意思!”雷德爾說。瓊斯也興奮起來,緊張地站起身:“將軍,我……我已經交班了。”“我也是,將軍。”雷德爾說,其實請示只是一種禮貌,斐茲羅是地球防御理事會的一名高級協調員,與北美防空中心和NMD都沒什么指揮關系。
斐茲羅揮揮手:“我不是你們的指揮官,隨便吧,不過我提醒各位:咱們以后還可能長期共事的。”
雷德爾和瓊斯以最快的速度從指揮中心升上地面,穿過那扇幾十噸重的防輻射門,來到夏延山的山頂,黃昏的天空很清澈,但他們沒能看到太空中核爆的閃光。
“應該在那個位置。”瓊斯指著天空說。
“可能我們錯過了吧。”雷德爾說,沒有向上看,臉上露出譏諷的微笑,“他們難道真的相信她會再次低維展開?”
“應該是不可能,它是有智慧的,不會給我們第二次機會。”瓊斯說。
“讓NMD的眼睛朝上看,地球上真的沒有需要防御的東西了?
……
? 福彩东方6十1开奖查询